Saturday, October 11, 2014

九月十五

这篇博文推迟了四个多月,2014年6月6日,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离开了我,我的父亲。从小虽然是奶奶把我带大,但是可以说父亲在我身上花费的心血耗尽了他全部的精力,过去的三四年我一直和谭谭住在外面,周末一大桌子的菜会等着我,背后却是那个日渐憔悴的身影,那天在朋友圈里说想吃带鱼、想吃扁豆,只有极少的人意识到或者说清楚我在说什么。那时候自己没有珍惜,不仅周末,每天都在忙碌着自己所为的功名利禄,生活看起来充实,内心却渐渐在伤害着这份父爱。同月和谭谭分手,八月奶奶因为一场发热转瞬间离开了人世,空荡的宅子,让我理解到孤独、恐惧、思念,更理解父亲一个人对我周末能回来的期盼,多少次压力大到了顶点,我会对着空荡的房间喊“爸爸,你回来看看我吧。”至今他放在床头写字台上的烟缸还是他离开家住进宣武中医那天的样子,他的被子还整齐的叠在我的脚边,我希望他如果能回来一切都没有变。他跟我说他想回家,他跟朋友说这次他可能回不来了,他做梦时时常说梦话,喜怒哀愁历尽沧桑,心疼,护工说他晚上睡着会说给我点点心渣吧,外人都说我已经做到很好了,可是他们不理解,虽然爸爸没有疼痛、没有黄疸、没有大量腹水,但是他已经很长很长时间不能吃饭,他已经大肉陷下、大骨枯槁,疾病对精神的折磨在此刻也许只有他的儿子能理解。他临走的几天,我守着他不停的给他揉腿,没有过去的那种劳累感,因为我知道时间不多了,最后那天晚上,他大出血了,他用最后的力气问我下一步的诊疗方案是什么,我却只能一边安慰他,一边静推一支安定,我知道那是我们最后的对话,我意识到我生命中最低的低谷即将到来,我没有哭,一直到把爸爸送进10号柜,回到家,我才彻底崩溃。此时此刻,甚至我的学术信仰都被动摇了,我被肿瘤打败了,败得体无完肤,败得身心交瘁。

爸爸走的那天刘刚陪了我一整天,晚上王欣、韩杰也来了,兄弟们在身边很温暖,但是我的虚伪让我总是习惯在别人面前做出一副很欢乐的样子。离开谭谭,最大的收获是坚定了不再要婚姻和孩子,就这样突然间两个女孩闯进了我的生活,一个是我大学的同学,那时候就很喜欢她,但是说实话我们不是一类人,她心里装着梁大夫,也许我只是他的一个避风港,另一个是和小寒一样认识的姑娘,性格超级好,在一起时很舒服,她说如果先认识的是我一定会和我在一起,很享受现在这样的感情生活,心里装着人,也被人装在心里,但彼此都那么自由无拘无束。

昨天,泪奔了,凯燕和异地京籍女友八年长跑终成正果,看着那张唯美的照片,心生羡慕,更多是发自内心的祝福,能有个陪你一起笑、一起哭、一起醉的哥们儿,生活就还有希望。这一年,乐颜、珺、亚欣、董菲、韩杰、凯燕都婚了,还有那些生了的,对不起我托大家的后腿了,但我坚定自己的选择。

再说说国自然,确实提气,这一年被黑了太多次,莫名其妙得罪了花院长,但我相信田的那句话,学术之路修炼比其他什么都重要,我坚持着中医传承的主线,临床亦然,科研亦然,此生,能与我相伴的只有浩瀚书海和中医之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